正邦科技与华夏时报杠上了!是敲诈勒索还是正

发布日期:2019-07-11

  背景:事情的由头是6月24日华夏时报刊发的《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查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》。

  这两天,一篇《震惊!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》(来源:正邦科技)的文章在各大网站流传,文章以极其正邦科技的视角实名指控华夏时报“虚假报道”“敲诈勒索”。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呢?

  7月9日,正邦集团在其微信公众号发布一篇檄文:“震惊!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”,实名指控华夏时报拿“旧闻”说事,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的“新闻”,意欲抹黑上市公司形象,完全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“媒体保护费”。

  第一,华夏时报刊发的这篇“新闻”之中,存在着大量的旧闻。除了自称实地探访浬田猪场之外,其他内容全部来自政府部门官网,或是记者的评论性语言。系“旧闻”拼凑+虚假报道而成,并质疑华夏新闻配图的来源;

  第二,华夏时报不等正邦解释说明,就迫不及待抢先发稿。记者答应赴约到公司了解情况,最终却没去;

  第三,正邦称有2小时44分钟的录音实据:只要签下“合作协议”,立即撤稿,给“合作费”就删稿,不给就肆意中伤。华夏时报相关人员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新闻队伍形象。

  第四,华夏时报屡遭投诉、起诉和处罚,扬言“合作费”“到总社至少要一两百万,到江西办事处谈30万元保底,意欲“吃大户”。

  第五,正邦已就“被华夏时报敲诈勒索”报请有关部门严肃查处。正邦最后表示,动辄以环保曝光相要挟已经成为华夏时报的敛财手段,江西另几家民营企业亦深受其害,被迫给钱“合作”。

  正邦负责环保的高管表示,正邦在全国480家分子公司的每一个工厂、基地,都有专业的环保设施和环保人员,我们不会说“正邦的环保没有问题,但可以负责任地说,正邦的环保投入和环保水平处于行业的领先地位。任何时候,任何投资地的正邦企业都欢迎各界媒体进行舆论监督,都欢迎对正邦健康发展提出善意的批评和建议”。

  正邦集团此举在业内引起轩然大波,该篇文章很快便被各大网站报道,当然也包括我们在内。

  一,污染防治攻坚战是中央部署的三大攻坚战之一,本报一直关注该领域的新闻,并正常履行媒体的舆论监督职责。对于违反相关环保法律法规的事件,本报有义务也有责任进行报道;

  二,《正邦科技屡遭环保罚单 环保部督察组曾点名批评其旗下子公司》是本报正常新闻报道,其采访、核实、报道过程符合规定,内容属实,对于被报道对象无理删稿要求,本报有权拒绝;

  三,对于正邦科技所指责相关人员的行为,本报已启动调查,如有违规,将严肃处理;同时,对正邦科技的不实指控和恶意诽谤,本报已启动法律程序六合现场开奖结果!将通过一切合法手段维护自身权益,追究责任;

  四,本报将继续履行好媒体职责,同时希望相关方面为中国的食品安全、碧水蓝天一起努力。

  就在华夏时报声明后不久,事件的主角、华夏时报记者金微在当晚23:03也就此事回应:一次正常报道被正邦科技指控“敲诈” 发生了什么?

  6月11日,我正式向对接我的正邦科技媒体负责人葛名杨发去了采访函,没有回应;

  6月24日,正邦科技的另一位叫罗开怀的人士电话联系我,邀请我到总部,未说明是要去采访。

  金微认为,自提出采访申请,已经过去两周了,仍然是些套线日,我们关注沟通正邦科技的时间已经够长,我如实在文章中用了正邦科技“在走流程”等内容,履行了正常发稿流程。

  金微表示,7月9日,正邦科技官微发表了《震惊!2小时44分钟的录音记录 华夏时报敲诈勒索正邦科技实据》(简称“震惊文”),各大网站转载的也基本上是来源于正邦科技。这篇名单对我点名道姓,对我构成重大名誉伤害。

  1、自己从未说过自己的报道存在瑕疵等问题,只是说过采访沟通存在问题。如果报道存在瑕疵,正邦科技应该指出来,而不是含糊其辞地说旧闻、子虚乌有等。

  2、震惊文称,6月26日、27日,正邦科技相关人员与华夏时报人员进行了交涉,并从中得到了答案:华夏时报炮制“新闻”原来是为了敲诈勒索所谓的“合作费”。

  回应:原来,6月26日正邦科技邀请我到公司采访,是个鸿门宴。当然,作为记者,我秉承最大的诚意,不远几十公里的到总部采访,整个采访时间总计一个小时零5分,有录音为证,不存在所谓敲诈勒索“合作费”之说。正邦科技有意混淆视听、张冠李戴,以移花接木的形式将事情栽赃到我身上,我表示无比愤怒。

  3、震惊文称,华夏时报拿“旧闻”说事蓄意在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前发布这则所谓的“新闻”,意图安在?

  回应:6月24日,我们按正常流程进行了报道,6月27日国新办召开新闻发布会,国新办在发布会上回应了此事,我没有料到,再说我们怎么可能会左右国家的新闻发布会,我不过履行了一个媒体人的正常监督报道而已。

  4、震惊文称,这则新闻可以说完全是“旧闻”拼凑而成,所说的污染问题,要么是子虚乌有的随意假定,要么是早已完成整改并通过了环保验收的“旧闻”。

  回应:关于本报报道的浬田猪场养殖污染排放的问题,有视频有照片有现场采访,是事实客观存在,不存在子虚乌有、随意假定;关于所谓的旧闻,本报作了客观引述,均来自正邦科技的公告内容,还有环保部对黑龙江肇东、江西安福等地污染事件的通报。至于红安环保局、江西新干环保局、扶余环保局、崇仁环保局等开罚单的事情,均来自公司公告,只不过此前从未有媒体披露,本报应该是首次报道,当然是新闻。至于说正邦的污染治理,我们特意引用2018年年报内容:正邦科技在2018年年报中称,高度重视猪场环保建设,一方面,公司组建了专业环保公司,为公司及客户提供猪场环保方案设计、环保投入筹划、环保设备采购与安装等服务,提升了公司环保处理水平;另一方面,公司积极发展种养结合生态养殖模式。

  5、震惊文称,近期根本没有外人进入猪场里面。那么,华夏时报刊发的这则新闻的配图是哪里来的?

  回应:我的照片就是在现场拍的,除了报道刊发的两张照片,我还有十几张现场照片。至于我如何进的?因为农民已对正邦科技的污染深恶痛绝,都希望我来采访,几个农民陪着我进的现场。对农民反馈的问题,我进行了认真调查取证,现场采访。其后,农民还把我送到车站,反映其他问题,这几天还不断提供证据等。正邦科技不去想想为什么,却疑惑我有没有进到养殖场。不信的话,我再发张没有公开过的图。

  6、震惊文称,华夏时报不等正邦解释说明,迫不及待抢先发稿,当天要采访又以“现在忙”为由未去等说法。

  回应:关于此,我在来龙去脉有过详细交待,我们履行了正常的工作流程,系正邦科技久拖不回、态度傲慢、戏弄记者造成的。试想,一个新闻采访,如果拖了两周多时间,仍不给回复,约记者到几十公里之外的总部采访,一会还是说要请示领导一会又说是去公司聊聊,没有丝毫的诚意,如此对待新闻工作者,岂当猴子一样戏耍。记者按正常流程报道之后,却又倒打一耙诉屈说本报迫不及待的抢先发稿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,难道世界都要围着正邦科技的领导转才行?!

  文章详细描述了采访前后发生的事情,有理有据有录音,还附有村民举报的视频、图片等,真的让人很难不相信。

  此外,小编还注意到,华夏时报7月9日就此事开了专题,意与正邦科技杠到底了.......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