袁隆平浪漫师生恋:叫声袁先生就是一辈子4933

发布日期:2019-09-25

  即使早已超过退休年龄,依然坚持到办公室“上班”。自从2015年卸任国家杂交水稻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职务后,他现在的身份是该中心研究员,继续指导杂交水稻的科研工作。

  这位德高望重,对中国粮食生产做出功勋的老科学家,除了他的水稻,人们鲜少知道他的家庭故事。

  在大众眼中,袁老是个很伟大的人,高度难以企及,但是在邓哲看来,老伴儿是个有趣的小老头,他细致浪漫,多才多艺,爱打球,善游泳,爱唱歌,会拉小提琴,英语俄语顶呱呱,而且,他写起情诗来,也是一把好手。

  他们是师生,从恋爱到结婚总共不到一个月,是名副其实的“师生恋”加“闪婚”。

  1953年,袁隆平作为新中国第一代大学生从重庆湘辉农学院(今西南农业大学)毕业,被分配到湖南教书。

  因为衣着朴素,不修边幅,姑娘们大都对袁隆平敬而远之。而他自己也因为一场无疾而终的恋爱,曾经沧海难为水。

  邓哲很喜爱和敬佩这位老师,“袁先生人好,课讲得也好。”袁隆平对这个安静秀气的安江妹子也颇有好感,两人渐渐走近了彼此。

  不久,就有热心的同事撺掇他们,趁热打铁把喜事办了。袁隆平有些腼腆,悄悄问邓哲:“给你买件新衣服好不好?”

  就这样,34岁的袁隆平和26岁的邓哲,仅用50元钱的喜糖,办了一场俭朴的婚礼。

  新婚没几天,袁隆平兴致勃勃地邀请邓哲去游泳。临出门前,他特意拿了一把小剪刀。邓哲问他游泳拿剪刀干什么,他说河里有许多渔民布下的鱼网,游泳时万一碰上了,就能马上剪开帮她脱身。邓哲听了心里暖暖的:袁先生真细心,这个丈夫算是找对了。

  1964年6月到1965年7月,夫妻俩头顶烈日、脚踩烂泥,踏遍了安江农校实习农场和附近生产队的稻田,终于找到6株天然雄性不育株。这些成果,发表在1966年的《科学通报》上,引起了国家领导的重视。

  一天,他忧心忡忡地说:“邓哲,你最好有个思想准备,明天我可能要上台挨批斗,回来就要进‘牛棚’了。”

  在此之前,袁隆平想了很多,他怕妻儿跟他受苦,也想起了反右中被迫分手的恋人。

  可邓哲只回了他一句:“大不了跟你一起种田当农民,你照样可以搞你的杂交水稻。”

  幸运的是,因为研究成果突出,袁隆平被列为重点保护对象,进牛棚是不用了,然而,另一场灾难险些将他逼上绝路。

  不久后的一天,一群造反派将袁隆平精心培育的雄性不育株实验秧盆砸得稀巴烂,心血毁于一旦,袁隆平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。

  闻讯赶来的邓哲看着满地狼藉和悲痛欲绝的丈夫,说:“袁先生,天无绝人之路,哪怕这些秧苗全死了,我们也一定能找到新的不育株!”

  她收拾好秧苗,趁着夜色出门,一个多小时后又赶回家,扶起坐在地上的袁隆平:“我找到一个好的培育基地。”袁隆平兴奋地一跃而起,随着妻子往外冲。

  就这样,残存的秧苗被藏在苹果园的臭水沟里继续培育,第二年,收获的种子扩种到了两分地。

  然而,一个夜晚,这两分地又被人偷偷拔光。最艰难的时刻,又是邓哲站在他身旁。

  60年代末,袁隆平被调到省农科院,邓哲带着孩子留在黔阳,之后的20多年里,邓哲用弱肩承担起了家庭的全部责任。

  1974年冬天,袁隆平的父亲袁兴烈患胃癌住院。收到病危电报时,袁隆平正在海南进行育种试验,抽不出身来。邓哲便日夜兼程从安江赶到重庆看望老人。

  1975年1月3日,袁父去世,按照老人遗愿,邓哲隐瞒了噩耗,代替袁隆平为父送终。

  1982年除夕,袁隆平在南方育种10多年第一次回家过春节。没想到正月初二,邓哲突发急性病毒性脑炎,被送进医院抢救。祸不单行,母亲和岳母也相继病倒。袁隆平一下子懵了。

  袁隆平白天照料病中的两位老人,晚上陪伴在妻子身边,为她擦身子、换衣服;为她背唐诗、讲故事;为她唱英文歌《老黑奴》……

  望着病床上的妻子,袁隆平喃喃地说:“都是我不好,我不是好丈夫,你是累病的呀!可我没办法,我离不开杂交水稻,禾苗也离不开我呀!邓哲,我在你身边,守着你、护着你,只要你醒了,要我怎么着都行。”说着说着,泪水模糊了他的眼睛。

  或许是这份爱感动了上苍,在袁隆平的深情呼唤下,半个月之后,邓哲苏醒了。袁隆平兴奋之余,还不忘按照医生的嘱咐,每隔一小时帮妻子翻身,为她按摩。一个月后,邓哲奇迹般地康复了。

  1985年5月,袁隆平赴菲律宾开国际学术会议前夕,在北京买了礼物托人捎回去,并写信给邓哲:

  “在京给你买了两条裙子和一件汗衫,两黑一深蓝。这是我第一次买裙子,不知什么号码适合你穿,只好买两条供你选择……”

  收到信的邓哲看着两条裙子,笑出了眼泪。因为常年下地,袁隆平又黑又瘦,典型的农民打扮,但谁说这糙汉子只会科研不懂浪漫。493333管家婆图

  虽然有着很多伟大的头衔,但袁隆平是个家务盲,衣服到现在都叠不好。在湖南安江时,家里需要增加一个床铺。

  邓哲在学校借了一张有架子的床,只需要袁隆平抽时间按照结构拼凑拢来就行,“就是这样简单的事情,袁先生也做不来,怎么拼都不是张床的样子。”

  成名之后,袁隆平更忙了,但只要有出国的机会,他都尽量带上妻子,两人一起走过许多国家。

  邓哲63岁时学会了开车,但是袁隆平不主张她常开,只要家里有年轻人可以当司机,邓哲就别想摸方向盘。

  2000年12月,为了争取更多后续科研经费,以袁隆平名字命名的“隆平高科”上市之后,袁隆平一下子成为亿万富翁,但他仍旧穿不到50元的衬衫,栉风沐雨,穿梭在地里田间;她陪着他粗茶淡饭,分外香甜。

  邓哲甚至“不喜欢”“隆平高科”上市:今天“袁隆平”涨三分,明天“袁隆平”跌两分,多难听啊!

  在大众眼中,袁老是个很伟大的人,高度难以企及,但是在邓哲看来,老伴儿是个有趣的小老头,他细致浪漫,多才多艺,爱打球,善游泳,爱唱歌,会拉小提琴,英语俄语顶呱呱,而且,他写起情诗来,也是一把好手,www.382222.com

  “一个人如同一粒尘土,无论怎样飞扬,怎样喧嚣,到末了,还是要落到自家的土地上;一个丈夫如同一片落叶,无论他怎样张扬,怎样的由绿变红、变黄,到末了,还是要落到自己妻子身边……”

  在他有生之年有两个心愿,第一个是要把超级杂交水稻培育成功,并且应用在生产上;第二个就是把杂交水稻推向全世界,造福全人类。

  目标正一步步实现,2017年,袁隆平用海水种出红色水稻,2019年;袁隆平的杂交水稻,在非洲创下高产纪录……


    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